”但我不需要魔法就能知道为什么奥黛丽-赫本会

作者: admin 分类: 好的珍珠项链多少钱 发布时间: 2019-02-09 21:07

  这位90多岁的设计师在法国蕾丝之城加莱的展览上讲述了自己对高定时装的看法。

  Hubert de Givenchy身材高大,气质高贵,衣着完美得体,他给我讲述了给温莎公爵夫人设计服装的故事,她是“不爱江山爱美人”故事的女主角。

  “温莎公爵不讲法语——他讲西班牙语、德语,当然还有英语,”这位女装设计师回忆道。“他对我说,‘Givenchy,你知道的,我真的很喜欢你为公爵夫人做的服装。’但当我回答他说‘谢谢你告诉我这些,这让我大受鼓舞’时,他突然问我,‘为什么价格这么高?’”

  有配套围巾、用蓝白色条纹欧根纱做成的Givenchy晚装连衣裙,它之前为温莎公爵夫人所有,制于1966年夏天

  然后公爵夫人进来了,她的理发师Alexandre给她做了个蓬松的新发型,她试着打圆场:“Hubert为我设计的所有迷人连衣裙让我给你带来那么多快乐,你觉得它们的价格还高么?”

  当Givenchy在讲述了这些他喜欢装扮的女性的故事时,他眼里闪烁着俏皮的光。这位女装设计师现在已经90岁了,在1989年他自己的高级定制时装品牌被LVMH集团买下后,他离开了自己品牌。但他仍能准确记得自己漫长职业生涯中那些重要时刻,并且把它们都生动地呈现在服装中,展示在位于法国北部海岸加莱市的蕾丝与时尚博物馆里。

  在参观展览时,我经常想“要是这些衣服能说话就好了。”但我不需要魔法就能知道为什么奥黛丽-赫本会在六十年代电影《偷龙转凤》中选择一条活泼的黑色小蕾丝礼服裙;就能知道在前美国第一夫人Jacqueline Kennedy穿着Givenchy珍珠花刺绣丝绸礼裙进去凡尔赛宫时法国总统Gaulle将军对她说了什么。

  Givenchy鸡尾酒服套装,含奇蒂伊蕾丝连衣裙和蕾丝外套,奥黛丽-赫本在William Wyler导演的电影《偷龙转凤》穿过,制于1968年。

  “Jackie非常时髦,她的精神也很前卫,当时对于美国来说,她代表着新形象,因为肯尼迪是个年轻的总统,”Givenchy在回想这对年轻夫妇在上世纪60年代初的样子时说道。

  Givenchy绸缎晚装套装的细节图,包含带刺绣紧身胸衣的礼裙和外套,JackieKennedy在1961年夏天对法国进行正式访问时穿过

  “我和Jackie的关系与我和Audrey的朋友关系是不一样的,”这位女装设计师继续说道。“美国人对Jackie有很深的感情,但是他们更喜欢让一名美国女装设计师设计她去法国进行国事访问时的服装。Jackie要求我设计10到15件服装,她说‘我不知道我是否能穿法国设计师的服装’。我们悄悄地把服装试好。后来,在凡尔赛活动结束后,Jackie给我寄了一张小明信片,告诉我Gaulle将军赞美了她。他说‘夫人,今天晚上你看起来像个巴黎人。’”

  设计师用他自己的话给我生动地讲述了展示的80件作品背后的故事,给我们带来了一个让人愉快的展览《Hubert de Givenchy》(展期到12月31日)。他在马德里的蒂森博尔尼米萨博物馆、海牙和瑞士已经举行过类似的展览。

  在1972年温莎公爵的葬礼上,温莎公爵夫人穿过的Givenchy羊毛外套

  我盯着温莎公爵夫人的两套服装:一套是她和Redé男爵夫人在同一个巴黎活动中穿的同一条黑白条纹连衣裙,还有是她在她丈夫葬礼上穿的小外套、连衣裙和帽子。这套Givenchy用两天两夜制作的全黑套装刚好赶在公爵夫人去英国参加招待会前完成。

  她对设计师说:“Hubert,这衣服真棒。”“但是我说,‘不,我应该这么做的,这是我的工作’”,Givenchy回忆道。“虽然有很多人批评公爵夫人,但是她是个很有趣、很令人愉快的人。”

  如今,让服装成为设计师与客户间直接的联系纽带这一理念已经过去很久了,但Givenchy品牌还继续用它,一开始是让John Galliano当设计师去实践这理念(他任职Dior之前),然后是AlexanderMcQueen、Julien Macdonald,更近一点是Riccardo Tisci,RiccardoTisci让该品牌更加国际化,风格更酷,不过他现在已经将接力棒交给了即将就任的设计师ClareWaight Keller。

  在这个展览中,模特Bettina在Givenchy职业生涯初期——也就是上世纪50年代——很喜欢的棉质白衬衫,还是1961年奥黛丽-赫本穿的搭配珍珠项链的黑色紧身连衣裙,几乎每件服装都有自己的故事,这在当下是很难理解的。

  在1961年Blake Edwards电影《蒂凡尼的早餐》开场片段,奥黛丽-赫本扮演的Holly Golightly身着这款Givenchy晚装紧身礼裙。在电影上映之后,小黑裙成为了时尚界永恒的元素

  私人借出的服装——从Borchgrave伯爵夫人的到Cadaval公爵夫人的和Llanzol 侯爵夫人的——展现了一个与今天截然不同、似乎属于不同世界的社会。Givenchy在1995年退休,他不仅知道他自己不会再有客户,还知道他的时尚世界不复存在了。然而,很令人感动的是,他说他会继续画,一如既往地画,特别是为了纪念奥黛丽-赫本。博物馆里一个狭窄凹室放映的视频展现了这位设计师拿着彩色铅笔工作的场景。

  在这个博物馆里,有条连衣裙既有创意,用蕾丝也用得很好(裙子放置在最初的蕾丝工厂里),它是条蓬大但线年为法国模特Capucine参加凡尔赛舞会设计的。我在补充这一点时,Givenchy评价说Balenciaga比其他任何人都知道如何使用蕾丝。

  法国女演员Capucine(在电影《粉红豹》和《风流绅士》崭露头角)在1952年凡尔赛舞会上穿的Givenchy礼服

  作为一名设计师,Givenchy给人的总体印象是他喜欢有个强大的榜样,把这个榜样融入自己的工作中。他在时尚界的偶像是Cristóbal Balenciaga,但Givenchy在上世纪80年代设计的服装——例如那条红色连衣裙,上面印有鸵鸟羽毛扇图案,跟模特手中拿的一样——都暗示了他喜欢Yves Saint Laurent。

  但是,Hubert在法国人心中是个伟大的人,他有一种优雅的魅力——尤其是他展示的羽毛荷叶边帽子——他服装的优雅感在时尚界曾是数一数二的。

  《Hubert de Givenchy》展览在国际蕾丝之都和时尚之都加莱市(蕾丝和时尚博物馆)举行,展期到2017年12月31日

  本内容系VOGUE时尚网原创或经官方授权编译转载,严禁以任何形式或方法转载或使用,违者追究法律责任。

  将文章:Hubert de Givenchy讲述肯尼迪夫人、奥黛丽-赫本和温莎公爵的故事